第三百一十二章 云霓出事(1 / 2)

非常厨娘 情世迷夜 5190 字 12天前

“是,还请母妃躲在身侧提点松雪一二才是。”

孙盼夏这样子,分明就是在嫉妒自己,这得到了别人得不到的东西,就是觉得其他人挺可怜的,就比说现在的孙盼夏,别看跟平时一样都不怎么爱说话,可是啊,这落寞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怎能叫她不高兴呢。

“好了,你也早些回去吧,本宫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

既然德妃都说话了,杨松雪也只能行礼离开了,不过,对于德妃在这个时候要跟松雪说什么,她要是不好奇,那就是假的了。

当初她看上李弘辰就是看上了李弘辰长子的身份,还有就是有德妃这个靠山,在两者的加持之下,他有机会成为太子跟皇上。

但是,对于德妃来说,终究只是一个样子,德妃还有三皇子李博浩,现再又将孙盼夏独自留下来谈话,则能让她不有所忌讳。

等杨松雪离去,又隔了一段时间,德妃这才朝孙盼夏招了招手,示意她走得近一点,孙盼夏立马起身来到了德妃的身边。

“之前让你做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孙盼夏的计划她是十分看好的,只是现在都没有实行,她就有点等不了了。

“回母妃,今晚便可以开始了,只是,现在辰王已经成为了太子,还有继续实行的必要吗?”

她们做这些不就是为了让左香菱将自己身上的火带到上官飞白身上吗,现在辰王已经是太子了,她们还有要对付太后的必要吗?

“怎么没有?看来你是轻敌了,就算辰王现在成为了太子,保不齐还有人会看他不顺眼,其中想必景王就是排在第一位的。

你要是不解决景王的问题,辰王这个位置是坐不稳的,那么浩儿以后又怎么会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呢?”

德妃这话一出口,孙盼夏立马就抬起了头,振奋的看着德妃,眼眸中带着些许的诧异。

终究就像是她父亲所说,这养的儿子就是不如亲儿子,德妃还是会想让李博浩去坐那个位置,想来李弘辰的存在在德妃看来,都是在为她的儿子排除霍乱罢了。

“是,我会好好盯着的。”

孙盼夏低头应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门外的杨松雪却是瞳孔紧缩,要不是她留了一个心眼儿来偷听了,想来不会有一个人知道这位爱辰王超过誉王的德妃娘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不行,她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辰王才是,还有就是,德妃既然想要让誉王成为下一个太子,她是不是可以彻底将孙盼夏当作敌人了。

这样想着,在两人发现她之前,杨松雪就悄悄离开了,刚刚她也听到了,今晚孙盼夏就会动手,要是她把这事给暗中破坏了,至少,德妃以后不会再器重孙盼夏了吧。

这样一来,是不是她的机会就来了,这样一来,她多少能够知道德妃想要对辰王下手的时机,这也是对于她自己的一个保障。

只是,该怎么提醒她们呢?

清晨,古华轩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立马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纷纷往云霓的住处跑去。文婷阁

等左香菱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了一屋子的狼藉,以及躲在角落里的云霓,还有哭个不停的玉露,再有就是一脸担忧正在安慰云霓的太后。

左香菱看向了云霓的贴身宫女小冬,小冬红着眼小声说道。

“今早不知怎的我们守夜的几个都睡着了,我保证,我们当差这么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等,等我们醒来以后便这样了……”

听小冬的一番叙述,左香菱除了能够判断她们是被人迷晕的以外,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左香菱慢慢走进了云霓蜷缩的角落,待看见云霓一身青紫,衣衫凌乱的时候,她的心头猛地一震,她后悔了。

“云霓……”

没事吧,这样的话左香菱现在着实问不出来,应该也没有问的必要了吧。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走开,走开……”

云霓不断的扑腾着,几次都差点将太后给扑倒在地,但是太后丝毫没有躲避,还是那样紧紧的将云霓抱在怀中,小声的安慰着。

左香菱自知只有早点找出凶手才能给云霓报仇,还有就是,得找个机会让卓云清过来给云霓解毒才是,这样才能尽早的知道凶手的身份,从而查出幕后主使是谁。

思索间,左香菱不由得将目光落到了还在姑姑怀中哭泣的玉露身上,现在询问她确实有点于心不忍,但是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错失细节。

这样的话,云霓的付出都白费了,左香菱最后决定还是尽快解决这事才行。

伸手从姑姑手中接过瑟瑟发抖的玉露,左香菱满心愧疚,由于玉露还小,她们怕密谋的事情泄露所以没有告诉玉露,所以才导致了玉露受到了这样惊吓的事情。

但是,满心的愧疚是没有用的,只有干出点事实才是真的没有辜负她们的付出。

“玉露啊,我是香菱姐姐,我知道你现在还很害怕,但是你应该是想要帮助姐姐的吧,所以,你需要说出来昨晚上发生了什么,这样我们才能尽快的抓住凶手,给云霓郡主报仇。

你一定不希望云霓郡主就这样被坏人欺负的吧,你是一个勇敢的孩子,会勇敢起来保护姐姐的,对吧?”

看着玉露眼中的泪水,左香菱何尝不是想要同她一般哭泣,但是她不能啊。

作为引起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之一,她没有这个资格。

“玉露将了昨晚的事情,就可以抓到坏人吗?”

玉露听完左香菱的话,立马小手紧紧的抓住了左香菱的衣衫,一双泪眸盯着左香菱,让左香菱心里很不是滋味。

“嗯。”

重重的鼻音从左香菱嘴里哼了出来,为了给玉露信心,左香菱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昨晚,姐姐发现有人,就把玉露偷偷地放进了衣柜,还让玉露无论如何也不要出声,玉露很听话,一直都没有被发现。

只是,只是姐姐她……”